快速赛车走势图连线

難忘的戍邊歲月

閱覽:  日期:2017-10-18

  

  □李學舜
  人生中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,我到甘肅屯墾戍邊就是這樣的。1966年7月,我和八百多名同學,響應戍邊屯墾的號召都報名戍邊屯墾。那時,正是崇尚英雄的歲月,戍邊在我們這些年輕人中還是非常有號召力。出發時是七月中旬了,人們在車站給我們舉行了一個規模盛大的歡送儀式。
  我們清一色部隊的服裝,胸前別著大紅花。上了火車,專列直奔河西走廊,走走停停四天后才到了張掖。下車后,兵團迎接我們的人很熱情,還帶來了十幾輛蘭空的軍車拉我們。這下,同學們就興奮了,這是正規部隊啊!很快,我們的憧憬就被無情地粉碎了。上了軍車,就在砂石路上行駛。起初,道路尚可。很快,路況就非常差了。同學們在車上顛簸得東倒西歪,有些人當場就吐了。
  一個多小時后,總算到了。下車后,舉目四望,白茫茫一片,全是鹽堿地,不少同學就哭了,反差太大了。還有些人要鬧著回去呢!回去,自然是不行的。我和兩百名同學組成的新連隊,正式番號是蘭州生產建設兵團農建十一師四團一營八連,我們連所在地叫紅沙窩。
  連里的干部早已配備齊全了,連班長都有了,是部隊的轉業軍人。條件艱苦極了,我們到來之前,團里已經有了初步的安排。紅沙窩有一個小土包,是當地人放牧的地方,團里把那里修整了一下,給我們簡單的蓋了幾間房子,變成連隊的駐地,每個班一間,連門窗都沒有。床板擔在兩個土坯壘起來的臺子上,就是床了。好在,此時是七月份,天氣尚熱,沒有啥大問題。住宿問題簡單解決后,大家動手又修建了大禮堂。那時,大禮堂的作用非常大,各種集體活動都離不開大禮堂。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動手。我在來農場之前就已經會干一些木匠活了,所以當仁不讓地成了連隊的木工。我制作了門窗,捎帶還給連里制作了蒸籠,后來又制作了籃球架、雙杠等設施。此時,我們才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白手起家。
  勞動的艱辛,很快就被另外一個“敵人”所掩蓋。那就是吃不飽。我們屬于生產建設兵團,城市的供應糧自然也就和我們無緣了,糧食要靠自己雙手種植。
  可是,我們才開始開荒、修水渠,地里自然也長不出什么糧食,同時干的又是重體力活,都是十幾二十歲的年紀,正在長身體,對食物有著超乎尋常的需求。當時,留給我們的感受讓我們至今難忘。
  伙食是連里統一的,吃飯是以班為單位進行的。打飯時,拿一個長長的竹簽,插上苞谷面發糕,另外還有一盆湯。苞谷面發糕看著挺大,其實沒有多少,根本不經吃。大家就想各種辦法解決。有人拿著衣服到周圍村子換了吃的,家里也寄來一些食品,有煉的大油、麻醬、白糖等等。自然,這些東西都不能公開吃,等到晚上夜深人靜時,大家偷偷起來吃點。
  一次,一位老鄉從團里來看我們,他給我們搞了些甜菜,河西叫糖蘿卜,是制糖的原料。晚上,我們偷偷起來,在洗臉盆里煮了一盆,大家黑燈瞎火,偷偷摸摸吃了。吃完了,就顧不上收拾“戰場”了,地上到處是甜菜皮。第二天一早,連長、指導員進門,踩到甜菜皮,差點滑倒。自然,大家都挨訓了。
  河西走廊的冬季來得非常突然,進了十一月氣溫就驟降了,我們有些猝不及防。手忙腳亂地修建火墻,可是過冬的棉衣被褥又準備不足。團里想盡辦法,從蘭州軍區搞來一些退役的棉衣被褥,還有棉帽、棉鞋賣給大家、許多人也讓家里寄來一些過冬用品,大家的各種衣服五花八門的,看上去就像一群“土八路”。
  生活雖苦,但大家心氣特別高,我們是屯墾戍邊、建設邊疆,就要敢于迎接困難的挑戰。那個時代,流行一部電影《霓虹燈下的哨兵》,說的是上海南京路上的好八連。我們連正好也是八連,大家一門心思要把我們連也建設成“河西走廊的好八連”。許多困難,就這樣戰勝。
  河西走廊的冬天非常冷,1967年的春節也就在寒冷中慢慢來臨了。那是我在河西走廊度過的第一個春節,至今記憶深刻。
  大年三十那天,我們還得照常上班干活,大家想著怎么著也是過年,伙食能好一點,可是早飯依舊是苞谷面發糕和糊糊就咸菜老三樣,中午飯也和往常一樣,大家吃著吃著,就想起家來,一些女同志也掉起了眼淚,一些膽大的男同志就找到連部要求改善下伙食,給大家過個年。
  連里聽了大家的要求,這才感覺安排有問題,對不起我們這些支邊的青年,一邊忙著給大家做解釋,號召大家發揚革命先輩吃苦耐勞的精神,一邊趕緊讓食堂宰兩口豬,給大家改善伙食。這下大家才高興起來。真是有點先苦后甜的意味。晚上,炊事班做了紅燒肉,這是半年來,我們正式吃的第一頓肉,一個班一大盆,大家這才覺著有點過年的味道。
  大年三十就這么過了。初一開始我們有三天假,大家都約著進城去逛了。從駐地到張掖城,大約有三十多里路,都是鄉間小道,什么車都不通,只能走著去。先去照相館照相,大家有合影,有單張,無論如何都要穿著軍裝照,寄給遠方的親人,也讓他們分享一下我們的光榮。然后,我和戰友們就下館子吃了一頓。那個年月,也沒有啥好吃的。我記得張掖鼓樓邊上,有一家飯館的大燴菜,很好吃,至今令我難忘。
  飯館吃完了,回去還要帶上不少,和班里的其他戰友一塊吃。那時節,人與人之間,單純,家里寄來吃的,都是全班戰友共同分享的。很快三天的年假就結束了,我們這群城里來的年輕人,又開始了平田整地、戰天斗地。
  冬去春來,隨著時間的推移,每當看到這幾張老照片,我總會想起在戈壁荒原上度過的歲月,想起曾經和戰友們一起屯墾戍邊的日子。

快速赛车走势图连线 306官方彩票网页版 微信红包麻将群二维码 金博棋牌网站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918棋牌娱乐游戏 南京麻将规则教学 青海淘宝快3 大红鹰彩票网充值 内蒙快三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奖